首頁 > 能源政策 > 20190219Referendum .pdf

20190219Referendum .pdf

《與其暗夜吹口哨壯膽 不如現役核電廠延役》

– 以核養綠公投續篇之「延役提案書」收集

以核養綠團隊昨日(4日)由黃士修與廖彥朋兩位核心成員前往中央選舉委員會,遞送「核能減煤」與「核四重啟」各4千份的公投提案書,這其中的「核四重啟」提案書早在去年便已收集完畢,「核能減煤」提案書則是在最近半個月的時間內迅速超越規定門檻,顯示民眾對於政府現行能源政策的不信任,希望再度透過公投一次解決未來的缺電危機與空污問題。

就在同一天,經濟部長沈榮津赴立法院備詢,詢答過程中沈榮津再度表示2025年前供電無虞,但電價預計將上漲三成。根據媒體報導,沈部長滿滿的不缺電自信,反而讓工商企業更加「心驚膽顫」。究其原因就是政府保證的不缺電必須依賴未來用電量不會大幅上升、中電與南電持續北送、大潭電廠新機組順利商轉、再生能源足以擔負中、尖載供電等條件的實現,而實現這些條件的具體作為目前完全看不到,令人不得不懷疑「保證不缺電」這句話根本是任期僅剩一年多的沈部長暗夜吹口哨壯膽用的空頭支票。

幾項指標事件值得注意。首先,台電公司2018年最新的總發購電量統計出爐,全年達2,333億度,較之前年的2,311憶度,增加近1%,同時也是發購電量連續第3年成長,這3年期間的年平均成長率是2.12%,明顯高於經濟部針對未來用電成長的1.86%預估值。其次,依據反空汙公投案的訴求,未來火力電廠的發電量必須每年減少1%。堅持廢核的政府手中籌碼相當有限,因此聲稱火電減量只能做2年,而中電與南電都有可能在地方政府堅持或在地環團壓力下,不再北送後。第三,中研院日前關於「柴山多杯孔珊瑚」群體早已存在的調查報告,對延宕兩年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工程產生了雪上加霜的衝擊,讓原本預計於2022年與2024年分別上線的大潭電廠8號機與9號機,幾乎已可確定無法如期提供北部用電。最後,太陽光電與離岸風電目前的開發進度均嚴重落後,總供電量將遠遠不如預期,再加上儲能技術發展也未有突破,2025年絕無可能擔負中、尖載供電。

眼下最令人擔憂的問題是北部的缺電危機。主因是北部地區近年的尖峰負載佔全台用電的39%,自身供電能力卻只有34%,現實的狀況就是尖峰用電時北部缺電5%。不必等到2025年,未來一旦中、南部的電力奧援喪失且2021年3月核二廠一號機開始停止運轉,最先遭殃的就是用電量最高的北部地區,這是經濟部沒有說出口的真相。

我們無法相信吹哨壯膽的官員企圖粉飾太平的發言,我們要看見政府展現具體的作為,呼應主流民意對於續用核電的支持。

各位好友,為了徹底解決當今政府躁進非核政策所帶來的供電危機,以核養綠團隊遞交了「核能減煤」與「核四重啟」公投案,前者是法律的創制案,後者是政策的創制案。法律創制案送進中選會審查後,根據去年的經驗,各式各樣的刁難絕對不會少。此外,法律創制案如果通過,將牽涉到立法院的立法程序,時間預期不會太短。因此,我們需要另一個類似「核四重啟」且目標明確的政策創制案,能夠在明年初的公投通過後「及時阻止」近在眼前的缺電災難發生,這個政策創制案就是「核電延役」公投提案。

「核電延役」案有兩大功能,一是宣示人民認同三座服役均超過30年的核電廠可以在未來20年持續提供充足穩定且便宜的電力,二是讓中選會明白不可恣意刁難已送件的公投提案,尤其是「核能減煤」案,否則新的公投提案絕對會接踵而至。

特別強調的是,「核能減煤」案的意涵確實包括了現役電廠延役的選項,但跟這個擅玩文字遊戲的政府打交道,我們現階段無法得知主文為「您是否同意,立法院應制定包含究責機制之核能減煤專法,使2030年以前達成核能發電比例不得低於燃煤發電?」的公投提案能否不修一字地通過。因此,我們需要備案,一個目標明確的「核電延役」提案做為預備。如果「核能減煤」案順利進入第二階段連署,這個備案可以暫緩送件;一旦減煤案受到刁難與拖延,主文為「您是否同意,在核能安全管制機關審查通過後,政府應將現有核能電廠使用執照延長20年?」的「核電延役」案就會立刻送進中選會。

誠摯邀請各位好友一起來簽署「核電延役」公投的提案書,提案書請由下面的鍊結下載:

https://drive.google.com/…/1uq1ClK_GGpCiZ5WtmBmxoKs-j…/view…
特別提醒:為了避免與「核能減煤」案的提案書收集混淆,本提案書簽署完畢後,請貼上郵票,逕寄清華大學郵局第64號信箱,收件人為「以核養綠公投」續篇策劃小組。

只要您的一點時間,就可以賦予台灣能源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衷心期待您的參與!

20190219Referendum .pdf

來源摸我

關於 黑特民進黨

History will have to record that the greatest tragedy of this period of social transition was not the strident clamor of the bad people, but the appalling silence of the good people.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會喜歡

觀看「鯛民新發現 EP.1 ファイナル処置,承認! 」

我們意外發現一個特別的提案書。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