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5 #新聞深喉嚨預告 ● #南海仲裁 的結果,朝野都表示絕不接受,但相較於根本沒有法律拘束力的仲裁結果…


20160715 #新聞深喉嚨預告

#南海仲裁 的結果,朝野都表示絕不接受,但相較於根本沒有法律拘束力的仲裁結果,更令國人傷心的,恐怕是在捍衛 #主權 的戰鬥中,國內竟然有人跟 #菲律賓 人一鼻孔出氣! 馬英九 總統14日談南海問題,就指名台大法律系 #教授 #姜皇池 2015年的一篇投書,自貶 #太平島,結果成了菲律賓人在仲裁庭上連名帶姓引述的論據。如今民怨沸騰了, 姜皇池先是說自己的文章被「翻譯錯誤」,但事實上他寫的是英文投書,人家逐字引用,哪來翻譯問題?接著辯駁沒說太平島「沒淡水」,但姜皇池確實寫了:「太平島除了陽光與空氣,連水都要運去」,白紙黑字也硬拗?至於馬前總統質疑姜皇池根本沒去過太平島卻亂寫,姜皇池說2003年曾去過,當時太平島淡水不足,也許之後有新鑿井,但事實是太平島原本就有10口井,為了修建跑道還封了3口,1口鹽化,至少還有6口可以使用。姜皇池基於個人意識形態,以謊言為文評論在先,被菲律賓人利用來打擊自己國家,事後為了圓謊,又說了更多的謊言,正所謂「士大夫之恥,是為國恥」!

●太平島的水資源,如今成了爭議的焦點,除了有像姜皇池這種胳臂往外彎的教授,PTT上也有部分「鄉民」幫腔,說太平島本來就沒水,甚至胡言亂語說「 #井水 是用 #礦泉水 倒下去假裝」。但也有真的曾在太平島服役的「鄉民」挺身而出說公道話,證實太平島確實每天可以產出65噸的水,即使其中大多鹽化,但重點是即使在沒有淡化設備的情況下,太平島每天至少也能產出3公噸的可飲用淡水。所以,我們的國家到底怎麼了?從廟堂之上的學者政客,到匿名網路世界的「鄉民」,為了護航特定意識形態,打擊不同立場主張,就無所不用其極的造謠,說謊,護航?這恐怕才是比南海仲裁更可怕的國家危機?

●除了水資源的問題,另一個與更多國人切身相關的就是 #漁場!在太平島被降階之後,恐難主張200海浬的專屬 #經濟海域,而「 #9段線」也被宣布無效之後,南海將回歸叢林法則,各國漁船,公務船,甚至軍艦未來將如何在這個海域共處,誰都沒有把握,也絲毫沒有樂觀的權利。漁民要求政府強力護漁,但與此同時,卻又有民進黨立委,包括管碧玲,陳明文等人,疾呼我國本來就沒有專屬經濟海域,所以「沒有影響」,甚至還反批漁業署「不該製造無端的恐慌」。漁民切身感受到「危機四伏」,綠委卻拚命「粉飾太平」?

●南海仲裁不只在國內政壇掀波,在國際上也是「無事生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根本理不直又氣不壯! 13日美國國務院的例行記者會中,有一位鳳凰網記者拿出一份美國政府所出版的地圖,其中明確把太平島標示為「島」,而非「岩礁」,要求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唐納(Mark Toner)表態,到底哪個才是美國政府的立場,結果唐納被問的左支右絀,語無倫次。連帶今年5月的經典畫面又開始在網路上瘋傳,當時是因為美軍以「自由航行」之名,駛入大陸永暑礁12海浬內,結果5月10日的國務院例行記者會中,美國記者馬修‧李(Matthew Lee)向發言人伊莉莎白‧杜魯道(Elizabeth Trudeau)提了兩個問題,「過份的海洋主權聲索是誰訂的?誰決定這是過份的?」當時,杜魯道有點結巴地表示,「這…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相一致,大家都知道什麼是『無害通過』」。「美國沒有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不是嗎?」聽到杜魯道的回答,這位老記者用右手撐著頭追問,而杜魯道則回答,「所以我們進行了自由航行。」但馬上被馬修‧李以「這不是我的問題」打槍,隨後以「你根據一項你都沒加入的協議而判定它們彼此的聲索過分了」?這就是「幕後黑手」的嘴臉!

●14日 #法國 南部的觀光重鎮 #尼斯 發生恐怖攻擊,造成至少80人遇難、至少18人重傷。法國官方立即將才剛解除的全國警戒收回,同時延長國家緊急狀態至三個月,並表示這起攻擊為 #恐佈攻擊。根據現場目擊者描述表示, #卡車 衝進來時,車手和另一名共犯邊開車邊開槍,而其中一名槍手也當場死亡,另一名在逃。接著現場疑似傳來爆炸聲,人們驚慌失措、四處荒逃。事發現場,屍體騙佈,恐怖情緒瀰漫著事發現場。法國官方初步判斷,因此攻擊手法粗糙且未造成多處同時爆炸,因此可能不是巴黎恐攻那樣的精密計畫式攻擊,而是所謂的「孤狼式」攻擊。為什麼又是法國?而且兇手特地挑選 #國慶 犯案?而且從去年至今, #歐洲 遭遇恐攻的頻率越來越密集?

來賓:
資深媒體人 謝寒冰粉絲團
實踐大學副教授 #賴岳謙
政治評論員 #李勝峰
資深媒體人 董智森粉絲團
政治評論員 唐慧琳
前駐太平島水產所職員 #戚桐欣[fb_vid id=”316496595356524″]
來源摸我

關於 黑特民進黨

History will have to record that the greatest tragedy of this period of social transition was not the strident clamor of the bad people, but the appalling silence of the good people.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會喜歡

2024-04-10【POP撞新聞】黃暐瀚專訪沈伯洋「嚴防中國大陸對台三戰」

#POP撞新聞​​​​​​​​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Instant Boost Ai